三星新面板可折叠手机传像贝壳上下对折,2 月问世

通过admin

三星新面板可折叠手机传像贝壳上下对折,2 月问世

韩联社29 日报导,业界人士表示,三星正与南韩三大电信商讨论新一代可折叠手机的上市事宜,目标2 月份发表。今年2 月中,三星将在美国举行发表大会,届时会公布更多关于新机的消息,预料新机将在发布后立刻开卖。

今年稍早三星推出了可折叠手机Galaxy Fold,面板为7.3 吋,能像书本一样左右开阖。据传新款可折叠手机面板为6.7 吋,能像贝壳一样上下开阖,机体收合时,会变成小方块。Galaxy Fold 售价为2,000 美元左右,据了解新机售价为1,000 多美元。

2020 年三星计划出售600 万支可折叠手机,明年稍晚还会推出Galaxy Fold 的二代机种。

BusinessKorea 23日报导,中国微博有人公布据信是三星新款可折叠手机的照片,机身能像贝壳一样合拢,对折后正面有小型显示器,可秀出时间日期。不过还无法确认照片真实性。

韩媒Pulse 11 日报导,Galaxy Fold 刚上市时,面板出包,据传二代可折叠手机将弃用现行的聚醯亚胺(polyimide)面板,改用超耐用的强化玻璃(tempered glass),不怕一再折叠。

通过admin

韩媒:京东方可能打入苹果供应链,瓜分三星与LGD 订单

报导指出,京东方生产的OLED 手机面板全球市场排名第二,仅次南韩三星。京东方之前宣布投资4 条第6 代OLED 面板生产线,设计产能均为每月4.8 万片,总投资额为465 亿人民币(约新台币2,030 亿元)。京东方目前3 条OLED 产线中,成都第6 代OLED 产线第一期已经满载,二期正在扩产,绵阳产线已进入量产,重庆产线目前已开工,预计2021 年投产。

目前京东方OLED 面板已供货一线品牌客户的旗舰产品,如独供华为Mate X 折叠手机产品。2020 年,随着京东方产能逐步释放,OLED 产品出货量有望与同期相比大幅提升,并导入更多全球品牌客户,进一步奠定OLED 面板市场的竞争优势地位,这使京东方供货iPhone 变得不无可能。原因是苹果考虑将京东方纳入OLED 萤幕主要供应商三星和LGD 的备援计画与第二供货来源,潜在目的可能是削减成本与降低风险,并减少对南韩厂商的依赖,但苹果最后是否决定将京东方列为iPhone 供应商则还未确认。

据南韩市场人士分析,2021 年三星依然保有iPhone 订单大头,只是量级从去年的2.3 亿片减少至1.5 亿片,京东方将为iPhone 出货4,500 万片OLED 面板,LGD 供货2,600 万片。中资天风证券知名分析师郭明錤报告也指出,因苹果要降低整体OLED 供应风险,有两个策略,其一就是让京东方成为iPhone 新OLED 面板供货商,并逐渐提升供应比重,有利于苹果未来iPhone 定价有更大弹性,以满足市场需求。

通过admin

联发科5G 晶片价格超出手机厂商预期,惟手机厂商已箭在弦上

5G 晶片成本大幅增加,但手机大厂仍全力冲刺2020 年5G 手机

调查2019 年发表同款、但有分别推出5G 及4G 机型的智慧型手机价格后,价格增加区间约100~300 美元。而本次联发科天玑1000 晶片远超乎手机厂商预期,也将增加手机厂商往中阶手机推出5G 机型的成本压力。

惟目前智慧型手机厂商强推5G手机的策略已箭在弦上,不论是已宣布2020年将推出10款5G手机的小米,还是被预期2020下半年3款新机的苹果等厂商,主要都是因为智慧型手机已来到创新瓶颈,其他硬体的改动难以带动换机潮,而5G议题已被各行各业用来建构新的美好世界,故即使增加的成本超出预期,手机厂商还是持续力推5G手机。

5G 建构的美丽新世界里,手机先行但仍待找寻定位

目前5G 时代以手机先行,但5G 议题主要关注在未来有自驾车、无人工厂、智慧家庭、智慧城市等美丽新世界,这些应用都不需先架构在5G 手机上,因此5G 手机主要面临服务创新的不足。

目前5G 手机主要是延续4G 时代的串流影音服务,藉由上行与下载速度加速,将增强影片画质的改善及手机游戏的流畅度等,但这部分又受限许多国家仍未开通5G 服务,已开通5G 服务的国家基础建设布建不足,有服务范围有限及讯号不够稳定等问题,故也不会迫使软体平台厂商加速推出更佳服务,难以提振消费者的换机需求。5G 手机仍待基础建设布建完整以扩大服务范围,才能促使软体平台厂商推出更多应用服务内容,并进一步提升消费者换机需求。

对照2019 年苹果积极定价策略有成,显见高阶机种在手机厂商间难以差异化下也难持续将价格往上定,以目前5G 服务范围有限及应用不足,又要反映成本提升而将手机价格提升,将难以受到消费者认同。

通过admin

纽澳5G 舍华为,诺基亚坐收渔利

澳洲伏德风和记(Vodafone Hutchison Australia)是英国伏德风集团(Vodafone)与和记电讯(Hutchison Telecommunications)的合资企业,他们在2018 年8 月提出150 亿澳元(约新台币3,321 亿元)购并澳洲TPG 电信(TPG Telecom Ltd),因购并遭反托拉斯监管当局阻挠,目前仍在上诉程序中。

根据双方的共同声明,澳洲伏德风和记将于2020 年上半年,与诺基亚共同开展5G 市场。

伏德风执行长贝罗耶塔(Inaki Berroeta)表示,诺基亚将协助伏德风继续改善对客户的4G 服务。诺基亚目前也已架设测试网路展示5G 技术,这些地点也将成为伏德风首个5G 商业网路覆盖地区。

西方国家指控中国可能利用华为设备进行间谍活动,而排除华为参与5G 网路建设。

澳洲也扩大国家安全管理,排除一些与外国政府关系密切的电信设备供应商参与澳洲5G 建设,华为因此不得参与市场;虽华为再三否认相关指控,不过情势发展结果让诺基亚捡到便宜。

纽西兰电信商Spark New Zealand Ltd 的5G 计画,近日也已放弃仰赖华为,转而选择诺基亚。

通过admin

5G 竞标标金狂飙,第二波5G 释照拟提前

5G 第一波释照竞标自12 月10 日正式开跑,包括3.5GHz、28GHz、1800MHz 三个标底价订为300 亿元,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原估计收入可达440 亿元,但截至27 日,标金已上看800 亿元,且因竞标尚未结束,标金恐将继续上升,已超出业者预期。NCC 主委陈耀祥29 日也呼吁业者理性、冷静,应考量5G 除了频谱成本之外,后续建设成本也很重要。

据行政院先前规划,3 年后将进行第二次5G 释照,预计将释出的4.4-4.6GHz 频段,目前是警消与公部门使用中的频段,原计划于3 年时间完成清理和移频再释出,但因本次5G 标金狂飙,科会办已建议将多出的预算一部分用来推动偏乡电信基础设施和灾防警告系统、一部分用来鼓励电信业者进行各项垂直整合场域应用,也希望提拨预算让正在使用的频段用户提前移频,使第二次5G 释照能提前进行。

通过admin

5G 标金失速狂飙,市场忧影响获利与使用意愿

5G 第一波释照竞标从10 日上午9 时正式开跑,3.5 GHz、28 GHz、1800MHz 三个标的的底价订为新台币300 亿元,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预计预算收入可达到440亿元。然而截至27 日,标金已经上看800 亿元,而且由于竞标尚未结束,标金在下周恐怕还会继续上升,不只跌破业界眼镜、电信业者也直呼可怕,连NCC 都不得不出面呼吁业者冷静。

然而在高标金的背后,牵动的则是明年开始的5G元年布局,市场上不乏担忧声浪,认为过高的标金将会让台湾踏入5G的第一步不是那么稳妥。

一名资深电信产业分析师接受《中央社》采访时,不讳言指出,原先电信业者都已经有心理准备,5G 的建置成本较4G 高不少,现在连标金也被垫高,无疑是雪上加霜,对业者未来发展5G 会有更大的影响,最直观的影响就是不易获利。

该分析师说明,现在台面上所看到一般消费者的应用当中,尚未看到「非5G 不可」的服务,不论是平常上网、通讯或是追剧,其实用4G 就可以做到,加上5G 上路之初,基地台的密度不足,因此许多地方仍可能只能继续使用4G 网路。

他进一步指出,5G 上路之初可以预期是高资费、没有吃到饱方案,对于民众来说,吸引力确实不够强,加上被垫高的标金也可能反映在相关的费用,恐怕会让初期的资费比竞标之前预期的更高,大幅降低民众换用5G 服务的意愿。

资策会产研所资深产业分析师钟晓君受访时坦言,这次5G 竞标的标金跟国际相比确实偏高,而且这次的竞标结果将会迫使电信业者在执行基地台布建、提升覆盖率等计画时,面临资本调配的取舍,相关计画如何排定优先顺序,最终必须取决于手头上还有多少钱可以继续烧。

NCC 为了这次的竞标,参照了国外经验设计了新的规则,盼能加快竞标速度、避免标金过高,然而实际竞标之后却事与愿违。

一名市场人士分析,NCC 的竞标制度立意良善,以国外的经验而言,确实可以达到抑制标金上涨、加快竞标速度的功能,然而在台湾却没有办法发挥这个功能,主要的原因在于台湾的市场不够大但却容纳了5 家电信业者,而且这次黄金频段3.5GHz 仅释出270MHz,在大家都想要抢稀有资源的情形之下,最终仍然回到比口袋深度。

钟晓君表示,这次参与竞标的5 家电信业者,从4G 就开始投资,一定会想要延续市场影响性,加上5G 未来的庞大商机,也可望达成收支平衡,而且只要能拿到3.5GHz的频谱就代表手上有筹码,就能在往后的商业谈判发挥影响力,因此不可能说退就退,也才使得标金一路上涨。

而根据NCC 的设计,第一阶段的数量竞标结束之后,接下来将进入至少7 天的冷静期,让电信业者们协调频谱放置的位置。由于这次释出的270MHz 3.5GHz 频谱中,有「鱼头、鱼肚、鱼尾」之分,中段是最好、最干净频段,恐怕也会掀起电信5 雄的斗智角力战,协调成功的机率仍待观察。

钟晓君观察,若是业者间无法达成共识而必须进入第二阶段的位置竞标时,为了争抢好位置,标金恐怕还会再上涨。

通过admin

蒋尚义的大老板,中国武汉弘芯的背后到底是谁?

弘芯半导体的最大股东,是一家叫做北京光量蓝图科技的公司,这家公司持有弘芯9 成股份,弘芯的董事长李雪艳也是北京光量蓝图科技的监事。《财讯》发现,武汉弘芯半导体成立于2017 年11 月,有趣的是,北京光量蓝图成立时间只早了武汉弘芯半个月。北京光量蓝图科技登记的公司业务包括技术推广服务、货物、技术、代理进出口等,基本上和半导体产业没有太大的关联,可说是横空出世。才成立2 年的公司,2 个没没无闻的股东,一出手就是上百亿人民币?市场推测,北京光量蓝图科技就是为了掩护武汉弘芯成立的壳,而这个壳背后有极大的可能是中国国家资金所创设,中国媒体甚至传出,武汉弘芯的资金,恐怕有军方背景。

通过admin

国际太空站的电脑睽违20 年升级

太空站电脑一旦故障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所以DMS 随时都有3 台电脑启动,其中两台执行工作,另一台待命随时准备接管故障的电脑。另有第四台电脑为备用,可更换故障的电脑,保证ISS 持续运行没有危险。

近20 年运作后,工程师发现每次一块电路板故障就得将整组电脑换下,并送回地球处理实在太不符效益,毕竟太空物流成本高得惊人。俄罗斯及欧洲的团队决定让太空人直接在太空站失重的环境下,将DMS 全部​​更换为模组化印刷电路板,每片大小形状都相同,于是2019 年1 月全新模组化系统送上ISS 。11 月,旧系统一台电脑出现问题,太空人将新设备换上,经测试一切正常。像这种幕后工作不会引起人们广泛关注,除非太空站出了什么问题,但从此以后DMS 的维修成本可大幅降低,从更换整台电脑到现在只需更换有问题的电路板,维修时间从6 个月减少到数天即可完成。

通过admin

中国手机厂急揪联发科,密谋5G 风暴

为对抗华为,同时淡化高通影响力,中国手机业者与联发科密谋了一场5G 风暴,透过天玑1000 及未来的系列5G 晶片,要彻底改变不只中国,甚至全球通讯产业版图。

手机晶片市场原本版图都已经相当固定,高阶市场基本由苹果、高通独占,中低阶则是联发科的天下,超低阶则主要是紫光展锐的势力范围。

但从4G 时代开始,高通的性能领导地位不断松动,苹果A 系列晶片就像高墙般,挡在高通面前,而华为的麒麟晶片则依恃着ARM(安谋)标准架构改善及华为资本优势不断逼近。

尤其,高通的高阶方案极为昂贵,以前一代4G 单晶片方案骁龙855 为例,成本就达100 美元以上,对要与苹果、华为竞争的手机业者而言,负担极重。

抢攻5G,联发科准备好了

到了5G 世代,在美中贸易战云之下,高通更处于尴尬位置,再加上华为因遭受制裁导致出口大幅萎缩,转而攻占中国本土市场,对OPPO、vivo 等中国一线大厂造成庞大压力,而联发科也就肩负起解救这些业者的关键任务。

过去曾多次挑战高阶市场,可惜都不是很成功的联发科,抓住这个趋势,推出了天玑1000 这款几乎全部规格都恰如其分的正统旗舰级产品,未来也会划分出不同阶级的产品定位,提供给有不同需求的客户。

在产品发表会中,联发科总经理陈冠州对媒体解释天玑1000 的命名缘由,他表示,主要是取其北斗七星的指引之意,期勉联发科能成为5G 的领航者。天玑1000 的安兔兔效能测试软体达到51 万的高分,超越包含华为麒麟990 与高通骁龙855 等竞争对手。

联发科执行长蔡力行表示,天玑1000 的使命相当重大,要在5G 世代带领联发科开拓市场,同时还要能领跑市场对手,不仅只满足于通讯标准改朝换代带来的额外红利,而是一开始就瞄准更高附加价值的旗舰级手机方案市场。

天玑1000 产品发表会联发科的大客户基本都共襄盛举,包含OPPO 副总裁尹文广、vivo 副总裁周围、小米Redmi 产品线总经理卢伟冰,以及华为手机产品总裁郑平方。这代表未来这些手机厂商,有机会首先导入联发科的高阶5G 方案。小米日前产品预告,12 月初将公布5G 高阶手机K30 Pro,将采用天玑晶片,OPPO、vivo 亦是天玑晶片的第一波客户。

华为就比较尴尬,由于天玑1000 的性能已超越华为本家的麒麟晶片,为了避免威胁麒麟晶片的生存空间,供应链业者认为应不会采用最高阶的天玑1000,而是等待后续的低规版,压低成本,以冲刺中国市占。

价格优势强,把高通比下去

至于在价格方面,联发科方面表示,虽然不方便具体说明价格区间,但即便是最高阶版本,也会比之前媒体传言的70 美元更低。

高通在联发科发表会后不久,也于12 月初在美国夏威夷发表其新一代骁龙手机晶片产品,分别是针对旗舰等级手机的骁龙865,以及针对中高阶的骁龙765。

值得注意的是,骁龙865 的多核与人工智慧运算性能与天玑1000 几乎一致,但最大差别在于其基频并未整合到SoC(系统单晶片)中,而是独立的模组,且根据供应链讯息,骁龙865 的出货价恐高出天玑1000 一倍以上。

骁龙765 虽与天玑1000 具备同样的整合式5G 基频,但骁龙765 性能远弱于天玑1000,且价格同样高出联发科方案甚多,加上三星产能限制,市场传出大量供货需等到2020 年,亦暂时无法与联发科竞争。

在联发科的压力下,高通下一代5G 手机晶片,已提早到12 月交货,但首批还是供应给三星等大客户,其他客户无法拿到足够的量。因此,以中国为主的一线手机厂,为抢第一波5G 旗舰市场,几乎都已向联发科下单。虽然订单量大,但联发科强调已取得台积电的全力支援,有自信可以在上市的第一时间满足客户需求。

通过admin

2020 CES 美国消费性电子展将揭幕,Micro LED 持续发烧

今年CES 的展览主题包括5G 通讯及物联网、自驾车及汽车技术、健康照护、穿戴、智慧家庭生活、人工智慧与机器人、区块练等。而近年最受注目的次世代显示技术Micro LED,也仍然是今年多家厂商的展出重点。

自从2018 年三星在CES 上发表Micro LED 显示器The Wall 之后,Micro LED 显示技术已在接下来两年突飞猛进发展。而三星也传出将在2020 年的CES 再次展出其最新的Micro LED 显示产品。上周南韩媒体报导三星目前正准备于2020 年投入Micro LED 量产,但仍在评估确切规模,而CES 展会正是三星的决策时间点。

除了三星,英国厂商Plessey 也将在CES 上展出其最新的Micro LED 技术进展。该公司在2019 年陆续发表全彩化LED 磊晶片技术突破,12 月也宣布开发出原生红光InGaN LED。展会上Plessey 也将与Compound Photonics 共同产出Micro LED 的AR / MR 应用解决方案。

中国面板厂京东方近日宣布与Rohinni 的合资公司BOE Pixey 正式成立,并将在CES 展现其合作成果。京东方与Rohinni 的合作聚焦于Mini LED 及Micro LED 的背光显示方案,预计在2020 下半年能推出商用产品。

台湾工研院也将在CES 上展出Micro LED 最新技术。工研院强调跨界整合技术,将Micro LED 晶片光点和感测元件统整,能达成自动明暗调整。工研院还会展出自动照护机器人以及智慧穿戴应用,将台湾的创新科技推向世界。

此外,Sony、LG Display、首尔半导体、天马、康佳等公司也都陆续传出将在CES 上介绍最新的Micro LED 技术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