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移民已经将一生托付给台湾

通过admin

婚姻移民已经将一生托付给台湾

回到台湾,自己难道不知道要融入、要学中文学台语吗?这实在不需要再多花力气说嘴。台湾该花力气的地方,反倒是放下自己的本位主义,在新移民努力融入台湾的同时,更看重、借重他们从世界各地带来的文化、语言、人脉,为向来是移民社会的台湾,增添新的力量。
第五个「不要」:不要二二六六
这第五个不要,原本是希望政府的新南向与新移民政策不要多头马车、零零落落。但是想想,我有点心虚。小到一个家庭,大至一间企业,都很难上下一心、同步同调了,更何况是这么庞大的一个政府。(除非要让台湾回到强人独裁的年代?)
这些年,国、民两党其实做了不少与新移民相关的事,而包括蔡英文在内的历任执政者,也对台湾的近邻东南亚多了一些关注,虽然不尽人意,但都在持续进步。先前的总统府南向办公室已经解编,期待现在的行政院新南向政策推动项目小组、行政院新住民事务协调会报、以及可能出现的具有前瞻性的移民政策,能把台湾带往更好的方向。
我在2014年的地方政府选举之前,曾写了一篇〈2014大选移民政策刍议〉,给了一点建议。除了当时建议的「充实移民据点:在既有及新设的移民会馆内,提供东南亚图书租借,亦提供移民聚会场所」,因为等不及,所以我们自己开了「灿烂时光东南亚主题书店」之外,其余大同小异。
表面上,这看似机器已经掌握超人类的辨识技能。听起来是很好的结果,好到理当足以支持将算法用于指认罪犯。但其中有诈。用5,000张脸孔测试你的算法,其实是少得可怜的数目。如果要实际用来对抗犯罪,必须在数百万张脸孔之中找出一张,而不是数千张。错误指认的情形随着这堆脸孔数量不断增加而急遽大增。算法所搜寻的脸孔越多,找到两张脸孔看起来相似的机会也越高。
在保护隐私与预防犯罪之间,我们想要的是什么?
这些事实令人警惕,但不必然一切归零。有些算法好到可以在某些情况下使用。例如在加拿大安大略,赌博上瘾的人可以自愿让自己名列禁入赌场的黑名单。如果他们的决心动摇,他们的脸孔会被辨识算法标示起来,召来赌场员工,有礼地要求他们离开。对于所有被误认而无法在轮盘赌桌上度过欢乐夜晚的那些人来说,这个系统当然不公正,但如果这意味着协助一个正在复原的赌博上瘾者,抗拒走回老路的诱惑,我会赞同这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零售业也一样。店内保全以往会在办公室里贴上扒手的照片;现在你一通过商店闸门,算法就可以拿你的脸和登记有案的窃贼数据库做交叉比对。如果你的脸和已知罪犯的脸相符,警报会发到当班警卫的智能型手机上,接着他会到各信道上把你找出来。
商店有想运用这类科技的好理由。据估计,光在英国,每年就有360万名零售店刑案犯人,造成零售业者6.6亿英镑的惊人损失。当你考虑到美国在2016年有91名扒窃嫌犯死于零售场所暴力,有人主张在情势升高之前采取办法阻止惯犯进入商店,对所有人都好。

婚姻移民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