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科技产品更先进细致,却也越来越短命

通过admin

电子科技产品更先进细致,却也越来越短命

一些专注宣传产品耐用性的广告向来令人印象深刻,比如热水器的「要洗半个世纪」,Timberland 的「踢不烂」,奢侈品的经典包款中古包宣传「传给儿媳/孙女」。正因如此,才发现除了多年前电视购物夸张的广告,没看过电子产品宣传耐用、寿命长。

寿命短成了好产品的缺点

最近,The Verge 评测了 AirPods Pro,并打了 9 分高分。高分之外,The Verge 认为 AirPods Pro 仍有四大缺点:太贵,电池使用时间没进步,虽为苹果生态使用者提供最好的体验,但只有 2~3 年寿命。

不过这个缺点也比较像蓝牙耳机共同的缺点,电池不耐用,只能用两三年。

蓝牙耳机虽然「短命」,但「祖师爷」耳机本身却是耐用品。

耳机本身没有 CPU、内存,也就没有落伍一说。耳机腔体和振膜材质更换时间较缓慢,只要有成熟的振膜材质和结构设计,就能保证一副耳机正常使用寿命有 10~30 年,所以耳机若在音响业畅销十年或更久也不足为奇。


但蓝牙耳机不是这样,蓝牙耳机用一段时间,续航力就可能让你抓狂。

关于这点,华盛顿邮报技术专栏作家 Geoffrey A. Fowler 有话要说。Geoffrey 买的 AirPods 出现大大影响正常使用的问题──使用 15 分钟即会收到电量即将耗尽的提示,苹果天才吧也对电池老化的 AirPods 束手无策,无法更换电池。

愤怒的编辑为此对自己的 AirPods「尸检」,向读者证明自己的电子产品有限寿命和「不合理」的产品设计息息相关

最大的问题就是 AirPods 无法拆开的「封闭设计」。Geoffrey 试图从产品底部的银色固体突破,但他失败了,固体用胶水紧紧「黏」在 AirPods 上。

最终,Geoffrey 选择震动刀,物理切割 AirPods。切开后却看到更多胶水、细长的电池,所有零件「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工作,即使已经老化。

维修网站 iFixit CEO Kyle Wiens 曾告诫 Geoffrey 不要拆开 AirPods。他们尝试过拆卸这个迷你耳机,但一次不小心割伤了手指,血流不止,另一次引爆了电池。

Kyle 说 AirPods 从来就不该打开,他已经在两代 AirPods 共尝试五次,最终决定授予 AirPods 可修复性 0 分的成绩。

愤怒的编辑认为这是苹果偏爱薄型产品的副作用。苹果想要设计再减少几公厘的想法导致 MacBook 键盘失灵,iPad 在回收中心着火,现在数以百万计的 AirPods 将直接扔进垃圾箱。

不久前,耳机还是最通用、最耐用的电子产品之一。我们不应该让苹果把它们变成昂贵的一次性电子产品。

事实上,不是苹果把蓝牙耳机变成「一次性」电子产品,而是蓝牙耳机本身轻小的设计就注定有限的寿命。当蓝牙耳机的电池在封闭空间逐步退化,产品也就走向末路。

但能在狭小的空间制造出这样的耳机,产品本身的设计和整合度也非常让人惊叹。

当然,这些轻巧的耳机也付出了代价──无法维修。

官方售后对坏掉/老化的蓝牙耳机束手无策从不是单一品牌的问题,难以维修的耳机名单还有微软 Surface Earbuds、亚马逊 Echo Buds 等。

一切也不只有耳机,不同品牌、不同产品线的电子产品或多或少都要面临这个问题。

用了大量胶水的新 Galaxy Fold 可修复评分是 2,碎了屏幕不如重买的 Surface Pro 6 可修复评分是 1,只能用锯子切开的 HomePod 可修复评分也是 1。

尽管这些东西曾都是耐用品,手机、计算机、音箱……现在它们确实更不耐用了。

笔者 2003 年买的桌机到现在还能正常运行,即使很多性能已不可避免的老化了。如果 Surface 和桌机屏幕同时坏了,能用更低成本修好(更换屏幕)、让消费者能用更久的很可能就是桌机。

一体化趋势与工业进步

其实说到底,AirPods 寿命短的原因就是拆不开,拆不开所以也没法换电池。

其实一体化封装设计在第一代 iPhone 就初见端倪。iPhone 2G 可修复评分仅 2,要拆开需要用到无铅回焊、助焊吸焊线、外热式电烙铁等不常见的工具。

第一代 iPhone 内部用黄色胶带固定,用卡榫结合。整个设计就没想让你拆开,如果硬拆也很容易把 iPhone 外壳变耗材。液晶触控屏幕与边框用的是双面胶贴合,想将两者分开很可能使材料变形。

当你想把通讯工具、计算机、MP3、游戏机糅合进一个设备,高整合的一体化设计就会成为厂商的共同选择。但一体化设计也不是没有好处,消费者想要的更轻更薄也来了。

为了满足消费者,也为了整合不同功能,厂商纷纷选择一体化,开始疯狂「对标安全套」的时期。

手机开始 All in One 的进化

如果说一体化机身设计像采取封闭式管理模式的「实验班」,那模块化就是「实验班」的挑战者,能让你哪里坏了换哪里,人员流动更自由。

模块化手机 Fairphone 联合创始人 Miquel Ballester 就表示:「我们希望延长手机的寿命。在镜头或喇叭等机电组件开始老化时,如果你能替换,就能把手机寿命从 2 年延长到 5 年左右。」

这个领域的研究者除了各大新创公司,还有备受期望的 Google。但 Google 果断抽身离开就侧面印证模块化的失败。

一体化趋势也离不开工业制造技术进步。

手机厂商越来越爱的 CNC 就是代表。CNC 手机中框可透过 CNC 加工中心将一块铝板铣成特定的形状,加工精度更高,质量更稳定。像 iPhone 11 镜头凸起就是由整块玻璃一体塑形而成,而非在玻璃上切割后加入镜头模块,这让手机防水性更好。全金属机身的 CNC 加工经过阳极处理后,稳定性和耐磨性也能进一步增强。

不过当越来越多厂商追求一体化,使用者体验也会一定程度下降。我们也会听到「为什么没有耳机孔?」、「为什么没有 XX 接口?」、「为什么没有 3D Touch?」这样的问题。其实可以有,但为了轻薄一体化,厂商选择没有。

这些「为了薄而薄」的选择也遭到批评。冯大辉吐槽蝶式键盘「用户不是为了那么薄买单,使用者是为了整体体验买单。」The Verge 也想告诉苹果:

其实,没有人强调要一支更薄的 iPhone

电子产品的技术进步被限制

用户喜欢薄的电子装置,但薄的前提是良好的使用体验。如果手机想变薄,电池没办法变,那么厂商就需要砍掉其他功能来保证整体产品轻薄。甚至可以这么说,技术发展停滞已久的电池,很大程度限制了电子产品性能发挥。

前不久,诺贝尔化学奖颁给对锂电池有重大贡献的 3 个人,他们凭借 20 世纪的发明,上台领取属于自己的诺贝尔奖,让人高兴同时也印证锂电池技术已经很久没进步了。

加上手机处理能力提升,屏幕变大更耗电。「手机更有用了,但也更容易没电」,也不是错觉。

从某种角度来看,锂电池短命就是电子产品的短命。锂电池每次充放电循环后会在电极之外留下锂痕迹,这些锂无法在未来充电发挥作用,电池容量也会下降,500 次充电循环大概就会损失五分之一容量。

也就是说一年多之后(甚至不要一年),你就会感觉电池明显不够用、不耐用了。如果长时间不换,电池可能和前面的 AirPods 一样,夸张到才用 15 分钟就会收到电量告竭警告。老化电池寿命更短,使用者也要更频繁充电,这给电池带来更大压力,更加速老化。

电池容量不足,限制的也不只有使用时间,苹果「降速门」就是案例。

苹果推送 iOS 11 系统后,iPhone 变慢、卡顿、无故关机就和电池有关。苹果的解释是:「锂离子电池在寒冷条件下,能提供峰值电流需求的能力会降低,电池电量不足或老化时,为了保护电子组件,可能会关机。」

除了电池「吃」硬件,软件也在「吃」硬件发展。

Andy gives, Bill takes away.

这就是软件吃掉硬件发展的最佳诠释

Andy Grove 是英特尔前 CEO,旗下处理器的运行速度每 18 个月翻一倍,计算器内存和硬盘容量也大涨。但他活跃时,联合创始人比尔盖兹也没闲着。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越做越大,占用硬件的资源也越来越多。

这导致计算器充分发展,本来应该比十年前快数百倍,但软件一运行还是感觉和以前差不多。Andy 给你的,Bill 又拿走了。这就是安迪比尔定理,硬件提高的性能,很快被软件消耗掉。

但即便如此,没人会抱怨软件制约硬件,导致硬件没有让用户有更快速的体验。毕竟正是软件开发商努力研究新系统、新应用,装的东西越来越多,使用者也才会有换机需求。「你的旧装置,享受不到新系统。」

可以这么说,Andy 和 Bill 一起把属于耐用消费品的计算机、手机等商品变成消耗性商品,刺激整个 IT 领域发展。

而在计算机、手机之外,这个队伍以后可能还会有汽车加入。当智能汽车的「智能」系统超出车辆本身能力,系统也会「吃」掉车辆的发展。

当电子产品的寿命越来越短,「耐用品」这个词也慢慢划出了界限。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