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碰上某人能通过

通过admin

随机碰上某人能通过

Apple声称,Face ID、把你手机解锁的机率是百万分之一,但该算法并非毫无瑕疵。算法会被双胞胎、兄弟姊妹和拿到爸妈手机的小孩给愚弄(就在Face ID启用后没多久,一段影片中出现一名10岁大的男孩可以骗过他母亲的iPhone脸部辨识系统,现在他母亲如果有什么不想让儿子看的,会把短讯删掉)。这一切都意味着,算法或许好到足以帮你的手机解锁,但大概还没有可靠到能用来为你的银行账户把关。
这些3D算法在扫描护照相片或监视录像方面也不是很有用。在这方面,你需要第二种算法。这些算法不直接关注你我可能视为醒目特征的标的物,而是建立一套对于整个影像明暗模式的统计式描述。这意味着这些最先进的算法可能很容易受到愚弄。因为它们的运作是侦测脸孔明暗模式的统计描述,你只要戴上印有搞怪图案的放克风眼镜,便能骗过它们。更厉害的是设计特殊的搞怪图案,发出某人脸孔的讯号,真的就能让算法以为你是那个人。
然而,这些统计算法的辨识能力已经催生出诸多大表赞赏的头条标题,像是那些对Google的FaceNet张开双手欢迎的报导。为了测试其辨识技巧,FaceNet被要求指认5,000幅名人脸孔的影像。先前人类辨识专家已经尝试过相同的任务,表现异常良好,拿到97.5%正确指认的分数(这不令人意外,因为受试者早就已经熟悉这些名人脸孔)。但FaceNet表现得更好,拿下令人叹为观止的分数,99.6%正确。
第四个「不要」:不要本位主义
这里很适用小英总统的名句:谦卑、谦卑、再谦卑。
过去针对婚姻移民,台湾总是很「善意」地要她们融入、要帮助她们「识字」。虽然南洋姊妹会等移民团体一再提醒,婚姻移民不是不识字,只是不识中文字,台湾人不也不认识越南字、印度尼西亚字、泰国字吗?不过以「识字班」作为关键词到google查询,直到现在,到处还是很多好心开设的「识字班」。
至于要婚姻移民「融入」台湾的论调,也同样历久不衰。这可能是汉人的习惯,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即便被其他民族统治,也要在口头上占点便宜,说把别人「汉化」了。可是呀,被满族统治的汉人,明明大家都剃发留辫,为什么不说自己被「满化」呢?
要婚姻移民「融入」,也与早年美国的「大熔炉」(melting pot)说法类似。但是,想象中的「大熔炉」早就被「色拉碗」(salad bowl)的比喻取代,毕竟各色人等虽然同在一地,但仍保有各自的特色。而比「色拉碗」更进一步的,则是「织锦」(tapestry)的期盼,期盼各个种族保有特色,但是能交织成一个整体。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