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未分类

通过admin

是网页浏览器

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osaic 的共同开发者、网景通讯公司的创始人,同时也是硅谷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创始人,2012 年被评为时代百大人物(Time 100)
Flickr
他做了第一个浏览器 Mosaic,在没有云端计算时就率先做了云端计算。此外,他还做了第三件厉害的事,他开创了现在硅谷最火红的 VC(VC 创投基金,Venture Capital) 公司。
很多人问我们创新工厂的模式像谁?是不是 YC(创投公司,Y Combinator)?我觉得我们更多的像他,因为他对科技有更多的掌控和趋势的了解,还有他对投资的项目有非常深的投后服务和说明。
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能挖到你的公司去,你是给他 0.1%的股份?还是给他 30%的股份?所以我们可能要好好想想人才有多么的重要。
第二个人才的案例是阿瓦德斯.特凡尼安(Avie Tevanian)
你或许看过在星巴克排队的某个客人将他的拿铁加价,把牛奶换成燕麦奶,那你尝试过了吗?创立于 1994 年、近年风靡欧美市场的瑞典燕麦奶品牌「OATLY」,2019 年开始正式进军台湾市场后,只消一年,显然已经成功卡入台湾咖啡圈,除了星巴克,迄今大大小小的独立咖啡馆已有约 300 家使用 OATLY 燕麦奶作为牛奶的「替代品」,满足台湾日益增长的「植物基」市场。
有别于其它传统单调、只是跟牛奶换位加入饮品中的植物奶,总是尝试着创意与独特营销方式吸引全球消费者关注的 OATLY 这次又出新招。携手时下 Instagram 最红打卡地标「CAFE!N 硬咖啡」以及来自美国的火红甜甜圈品牌「Krispy Kreme」推出三方联名的跨界甜甜圈产品,让你品尝甜甜圈的同时,也能跟上环保永续浪潮!
推荐阅读:供应霸主转开连锁咖啡馆!「CAFE!N 硬咖啡」凭什么刷爆 IG 话题?
OATLY 希望透过「Oat Hero」形象,唤醒大家关注地球的健康及永续发展等议题。
OATLY 提供
横扫全球咖啡市场,OATLY 燕麦奶凭什么?
不同于其他植物奶,2019 年中才正式登陆台湾市场的 OATLY,是如何在短短时间内就席卷全台咖啡市场,让众多咖啡师放弃独钟牛奶,转而投奔燕麦奶怀抱?
OATLY 台湾业务发展负责人廖佩如表示,OATLY 透过专利的酶解技术,将固态的燕麦奶水解成液态的燕麦奶,能够仿造出牛奶特有的滑顺口感,除此之外,还能毫不费力就可以打发出与牛奶同样细致绵密的奶泡效果,让咖啡师充分发挥拉花的技术,也是吸引各大国际咖啡品牌选用的主要原因之一。
九月限时倒数中👉只要加20元!即享畅销主题《图解力》

通过admin

是我们在硅谷学到的非常重要的一点

一个好公司文化还可以用来做什么呢?就是招揽人才。
在 1998 年我曾经提过,我们进入了信息社会,这个社会跟工业社会不一样的就是,顶尖人才和普通人才的差异化不再是 20 %、30 %了,而是 5 倍、10 倍甚至 100 倍的差距。
那么要找到这么棒的人才,你自己肯定先要有很好的文化。因为这么顶尖、这么厉害的人才,不会被两三句话忽悠的,他要看你是不是真的相信自己说的使命,他自己是不是可以在这家公司实现自己的愿望。
那么顶尖的人才到底有多厉害呢?这次去硅谷我们见了很多顶尖人才。
第一位顶尖人才是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
队间有了信任基础,不担心有人会因产品失败而被究责,「试错文化」才可能真正被建立。
宏亚在此基础上,在 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7 月间,又花了 1 年时间导入新 ERP(企业资源规画)系统,以避免公司采少样多量、智能制造后,部门因沟通、信息不够实时且同步,而造成多余成本支出。
有了这套系统,可让宏亚各部门从过去手脚分离、独立运作的状况,变为手脚脑协调运作,领着躯干一同向前冲刺的团队。
去年,宏亚税后净利与 EPS,创下 3 年新高,算是自团队推动快速试错、开创新口味、更新信息系统一连串工程后,获得的初步成绩单。
宏亚经验值得其他企业参考之处在于:面对「错」的心态不同。
对张云绮与团队而言,他们并没有把过去 3 年当作在「试错」或「容错」,而是把这段期间视作在打造公司团队能适者生存的能耐与心理素质。
「在佛教教义中,这叫作『活在当下』,」张云绮说。环境变动如此迅速,她不认为无法按照既定规画行事叫「错」,「我们就是在适应,试着把企业跟这时代脉动结合得很好。」
经典商品改造进 3 步退 2 步,学到拿捏创新尺度

通过admin

婚姻移民已经将一生托付给台湾

回到台湾,自己难道不知道要融入、要学中文学台语吗?这实在不需要再多花力气说嘴。台湾该花力气的地方,反倒是放下自己的本位主义,在新移民努力融入台湾的同时,更看重、借重他们从世界各地带来的文化、语言、人脉,为向来是移民社会的台湾,增添新的力量。
第五个「不要」:不要二二六六
这第五个不要,原本是希望政府的新南向与新移民政策不要多头马车、零零落落。但是想想,我有点心虚。小到一个家庭,大至一间企业,都很难上下一心、同步同调了,更何况是这么庞大的一个政府。(除非要让台湾回到强人独裁的年代?)
这些年,国、民两党其实做了不少与新移民相关的事,而包括蔡英文在内的历任执政者,也对台湾的近邻东南亚多了一些关注,虽然不尽人意,但都在持续进步。先前的总统府南向办公室已经解编,期待现在的行政院新南向政策推动项目小组、行政院新住民事务协调会报、以及可能出现的具有前瞻性的移民政策,能把台湾带往更好的方向。
我在2014年的地方政府选举之前,曾写了一篇〈2014大选移民政策刍议〉,给了一点建议。除了当时建议的「充实移民据点:在既有及新设的移民会馆内,提供东南亚图书租借,亦提供移民聚会场所」,因为等不及,所以我们自己开了「灿烂时光东南亚主题书店」之外,其余大同小异。
表面上,这看似机器已经掌握超人类的辨识技能。听起来是很好的结果,好到理当足以支持将算法用于指认罪犯。但其中有诈。用5,000张脸孔测试你的算法,其实是少得可怜的数目。如果要实际用来对抗犯罪,必须在数百万张脸孔之中找出一张,而不是数千张。错误指认的情形随着这堆脸孔数量不断增加而急遽大增。算法所搜寻的脸孔越多,找到两张脸孔看起来相似的机会也越高。
在保护隐私与预防犯罪之间,我们想要的是什么?
这些事实令人警惕,但不必然一切归零。有些算法好到可以在某些情况下使用。例如在加拿大安大略,赌博上瘾的人可以自愿让自己名列禁入赌场的黑名单。如果他们的决心动摇,他们的脸孔会被辨识算法标示起来,召来赌场员工,有礼地要求他们离开。对于所有被误认而无法在轮盘赌桌上度过欢乐夜晚的那些人来说,这个系统当然不公正,但如果这意味着协助一个正在复原的赌博上瘾者,抗拒走回老路的诱惑,我会赞同这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零售业也一样。店内保全以往会在办公室里贴上扒手的照片;现在你一通过商店闸门,算法就可以拿你的脸和登记有案的窃贼数据库做交叉比对。如果你的脸和已知罪犯的脸相符,警报会发到当班警卫的智能型手机上,接着他会到各信道上把你找出来。
商店有想运用这类科技的好理由。据估计,光在英国,每年就有360万名零售店刑案犯人,造成零售业者6.6亿英镑的惊人损失。当你考虑到美国在2016年有91名扒窃嫌犯死于零售场所暴力,有人主张在情势升高之前采取办法阻止惯犯进入商店,对所有人都好。

婚姻移民

通过admin

随机碰上某人能通过

Apple声称,Face ID、把你手机解锁的机率是百万分之一,但该算法并非毫无瑕疵。算法会被双胞胎、兄弟姊妹和拿到爸妈手机的小孩给愚弄(就在Face ID启用后没多久,一段影片中出现一名10岁大的男孩可以骗过他母亲的iPhone脸部辨识系统,现在他母亲如果有什么不想让儿子看的,会把短讯删掉)。这一切都意味着,算法或许好到足以帮你的手机解锁,但大概还没有可靠到能用来为你的银行账户把关。
这些3D算法在扫描护照相片或监视录像方面也不是很有用。在这方面,你需要第二种算法。这些算法不直接关注你我可能视为醒目特征的标的物,而是建立一套对于整个影像明暗模式的统计式描述。这意味着这些最先进的算法可能很容易受到愚弄。因为它们的运作是侦测脸孔明暗模式的统计描述,你只要戴上印有搞怪图案的放克风眼镜,便能骗过它们。更厉害的是设计特殊的搞怪图案,发出某人脸孔的讯号,真的就能让算法以为你是那个人。
然而,这些统计算法的辨识能力已经催生出诸多大表赞赏的头条标题,像是那些对Google的FaceNet张开双手欢迎的报导。为了测试其辨识技巧,FaceNet被要求指认5,000幅名人脸孔的影像。先前人类辨识专家已经尝试过相同的任务,表现异常良好,拿到97.5%正确指认的分数(这不令人意外,因为受试者早就已经熟悉这些名人脸孔)。但FaceNet表现得更好,拿下令人叹为观止的分数,99.6%正确。
第四个「不要」:不要本位主义
这里很适用小英总统的名句:谦卑、谦卑、再谦卑。
过去针对婚姻移民,台湾总是很「善意」地要她们融入、要帮助她们「识字」。虽然南洋姊妹会等移民团体一再提醒,婚姻移民不是不识字,只是不识中文字,台湾人不也不认识越南字、印度尼西亚字、泰国字吗?不过以「识字班」作为关键词到google查询,直到现在,到处还是很多好心开设的「识字班」。
至于要婚姻移民「融入」台湾的论调,也同样历久不衰。这可能是汉人的习惯,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即便被其他民族统治,也要在口头上占点便宜,说把别人「汉化」了。可是呀,被满族统治的汉人,明明大家都剃发留辫,为什么不说自己被「满化」呢?
要婚姻移民「融入」,也与早年美国的「大熔炉」(melting pot)说法类似。但是,想象中的「大熔炉」早就被「色拉碗」(salad bowl)的比喻取代,毕竟各色人等虽然同在一地,但仍保有各自的特色。而比「色拉碗」更进一步的,则是「织锦」(tapestry)的期盼,期盼各个种族保有特色,但是能交织成一个整体。

通过admin

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系教授李美贤提及各界

我的老师、肯定或激励或提拔新住民第二代」的「善意」时,特别提醒:「……然而必须万般小心的是,善意地『指定族群』或『延揽特定族群』往往也进行了『族群划界』,滋养了族群对立的意识。」
所以在做法上,尤其是使用公部门资源时,建议尽量避免以「血缘」作为分配资源的标准。毕竟家境不错的新二代很多,吃土过日的土二代也不少。不论新二代还是土二代,他们的发展与血缘没啥关系,真正有关系的,是家庭的社经地位与阶级。
一个理性的社会,应该避免以一个人的「先天」性质作为分类标准。就像高个子不一定喜欢打篮球,华人并非各个都是李小龙,母亲来自越南你未必要爱越南,爸妈都是台湾人的土二代也可能在东南亚大展宏图。知道自己的所来之处很重要,那是安身立命的基础,但是,所来之处并不能限制我们去往何处。(我可以抄我自己写的文章吗?)
对于从小就接受国民党政府「党国教育」的年轻世代而言,其实很难理解父母为何终身守着日本文化不肯放手。就算长年一起生活,彼此说的话南辕北辙,收到来信也不完全看懂。那是语言问题,是文化问题,是时代问题,也是政治问题。语言不同阻碍了亲子交流。那种试图理解却茫然无措的表情,我也曾多次亲眼目睹。
但有些理由让人怀疑这些数字不太兜得起来。想象遇上和你脸孔相同的某人当然难,但长得很像却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这类轶闻证据看起来确实比露卡丝研究可能显示的讯息要常见许多。一切都归因于研究人员对「等同」的定义。露卡丝的研究要求,两个人的测量结果必须完全相合。但就算你比较的是同一个人的两幅影像,精确的测量并不会反映出我们每一个人是如何持续在改变,由于年老、疾病、疲惫、我们所做的表情,或我们的脸如何因摄影机角度而被扭曲。想以几毫米之差来捕捉脸的本质,那么你在同一个人脸上所发现的变异之多,将一如你在人与人之间察觉到的。简单说,单凭测量无法区分两张脸孔。
不幸的是,用算法来做脸部辨识并未帮我们解决此一难题。相像和相同从来不是同一回事,无论算法变得多精准。而且,另外还有一个要对脸部辨识算法步步为营的好理由。这些算法并非真如你想的那般善于辨识脸孔。
想骗过算法,只需要一副眼镜就能做到
算法本身的运作主要是两种做法。第一种打造出你的脸部3D模型,或者是整合一系列2D影像,或者是运用特殊的红外线摄影机对你扫描。这是Apple用于iPhone的Face ID系统所采取的方法。这些算法已经研究出一种方法,把焦点放在脸上有坚硬组织和骨骼的区域,像是眼窝或鼻梁,以处理不同脸部表情与老化的问题。

通过admin

不论是进行中的《新住民基本法》

或者已经三读通过的《外国专业人才延揽及雇用法》,都非常萧规曹随地遵守近30年前所增修的《就业服务法》第46条(原本是第43条),将其中第一项第8款到第10款的移工(也就是俗称的蓝领外劳)排除在外。
虽然我不赞成以低薪大量引进移工,认为这是一个饮鸩止渴的政策,但是对于已经在台湾生活、工作的70万东南亚移工,则应该正视他们的存在。移工们也许学历不高、在家乡没有富爸爸,但是他们年轻力壮、吃苦耐劳,又拥有跨海打拚的勇气,难道不应该争取他们认同台湾、成为台湾的一份子吗?就算他们最终没有留在台湾发展,让他们带着「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的好印象回去,不也是破解台湾外交困境的一着棋?
就算退一万步,以最现实市侩的「以钱为本」来说吧!台湾各地商家正苦于陆客大量减少,何不将目光转向这已经在台湾的70万移工呢?
如今已年过80的父亲,最大兴趣是阅读日文警察小说。「听力越来越差,不管是台语还是国语都听不清楚了,奇妙的是只有日语还听得懂。」
1960年代出生的友人对祖母而言,只因是心爱么儿的长子,所以从小到大宠爱有加,备受弟妹们的嫉妒。「从小是祖母教我台语和日语,所以我的母语是台语和日语。开始使用中文是在读小学以后。」
当时一个班级有50名学童,其中外省人只有5、6人,大多是公务员和警察的小孩,住在日本时代的公家宿舍或驻在所。虽然上课期间使用中文,在学校里也禁止讲日语和台语,但放学后孩子们的世界则是充斥着掺杂日语的台语。
「像是扑克牌的名称、朋友之间的绰号等还是用日语说,如今回想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说的是日语。尽管日本人已不在台湾了,毋庸置疑日语文化直到1960年代仍然是台湾文化的一环。」
每个人都有分身?
脸部辨识算法在现代治安作为当中正开始普及起来。这些算法收到相片、监视录像或3D摄影机快照,就会侦测脸部、测量其特征,并与已知脸部数据库做比对,企图确定相片中人的身分。
在柏林,能够辨识已知恐怖主义嫌犯的脸部辨识算法被训练来鉴识经过火车站的群众。在美国,2010年以来,这些算法光是在纽约州,仅仅针对诈欺和身分盗用就发动了超过4,000次逮捕行动。而在英国,现在把摄影机架在交通工具上面,看起来像加强版的Google街景车,自动四处开来开去,交叉比对我们和通缉犯数据库的相似度。这些厢型车第一次成功找到目标是在2017年6月,一辆车从南韦尔斯一名男子身旁开过去,而当地警方已对这名男子发出逮捕令。
我们的安全和保安往往取决于我们的脸部鉴定与辨识能力,但这项任务交在人类手上,可能会有风险。以海关官员为例,最近有一项研究模拟机场保安设施,这些脸孔辨识专家未能发现身分证不符的比率达惊人的14%──而完全合格者则有6%误遭驳回。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觉得,当你考虑到每天通过希斯洛机场的人数,这些数字不只是令人有点焦虑而已。

通过admin

唐绮阳史诗级的历史事件

重要星象:太阳进牡羊、火星在魔羯冲刺、土星进水瓶

 太阳进牡羊,三月到五月为紧锣密鼓的阶段,检视着诸星在魔羯时,做得不尽完善的地方,包括政府机关、企业以及基层人员都感受到不少压力,同时也是对组织架构稳固程度的测试。火星在魔羯最后冲刺,严防火灾发生,工作上感到非常忙碌,也是创业者动起来的时机,测试架构是否稳固也是本周的关键。土星进水瓶,意味着民意导向及科技介入生活,在线活动开始活络。

什么是未来一个月「突然杀出的程咬金」、使局势充满危机的元素呢?那就是「牡羊能量」了,几个重点仅供参考:

一、战争能量
牡羊时节本就是「战争感」大盛之时,各国难免「战斗意识升高」,所以任何火花、挑衅都可能引动,要小心「擦枪走火」。此外,各国也必须以「作战规格」面对局势,因为任何失控都可能导致经济财产更大的损失。

二、我行我素、自私者
哪怕大部分人都很自觉、守规矩,乖乖防疫,但只要少部分自私者不守规矩、隐匿行踪,还出外趴趴走,就可能造成「灾难」。目前台湾的案例还能列编号、做追踪,实属万幸,只能说该居家隔离者千万不要自私自我,以大局为重,不出门就是爱台湾最好的方式。

其实在这「现世报」的时节,很多案例已经彰显,一旦自私被发现,后果也既直接又严重,不是染病,就是被革职,我行我素之前请三思。

三、小孩、年轻人
牡羊跟年轻人有关,所以小孩、学生、运动员也是「主要角色」,所以学校的防疫不可轻忽,必要时甚至可考虑停止上课(避免群聚),但也要注意这不代表放假、可以外出趴趴走,这部份的认知要好好普及。留学生回国避疫潮也涌现,孩子们回故乡避难无可厚非(他们又不是明知故犯的自私贪玩者),不应歧视,反而应该温暖接纳,若因此账面上数字增加,也无须懊恼、恐慌,那不是「防疫做不好」的增加,而是「接回了游子而增加」,反而是「爱的印记」吧。

只要不是小区感染,都不需恐慌,这一波回国潮只要切实做好防疫、做好隔离,医疗系统就不致崩坏,医护人员也不致累坏,台湾依然是一片难得的净土。

防线是否被突破?三到五月很关键。

本周火星在魔羯最后冲刺,意味各国「最高层」、「最底层」正「压力最大化」中,都在蒙难、崩溃受罪、必须积极拆招才行,这场极度夸张的压力,没人例外,高层承担责任,底层奋力求生,刻不容缓。何况木星4/5合相冥王星,「死亡气息」飙高,某些人、事、物面对「撑不撑得下去」的压力,大潮不可小觑。

而火能量的冲刺,也意味着冲突、火能量、暴冲等突发状况高发,大家务必小心,小则控制脾气,大则当心火灾、车祸、生死之事等;但压力极大的此刻,也可能是新的创业动起来之时,新的生机正在勃发。

土星则今日中午进水瓶。它将会在水瓶待到7/2,然后年底十二月时再度进入,所以7/2日前其所引发的变化值得关注。木、土星的移动都与人类的「社会性、集体表现」息息相关,土星率先把我们带进水瓶,意味着我们有「科技介入生活、群聚」的压力,像是若学校停课太久,是否必须以在线方式接续?虽然没空好好建置(所以压力大),但压力下各谋生路却是必须。

世人也有「与人保持距离的压力」(更多人互相隔离),这次世间对土星的演绎实在太具体,如此夸张的剧本只有老天才写得出来,但它也提醒人们「不可失去爱」,不能以亲密的方式表达,不代表爱不存在,只是方式被颠覆,必须更有想象力。土星移动也意味「现象、权力的消长」,所以此起、彼落、世代交替,这一切已在进行式,火星下周二加入水瓶,会更犀利地「催化改变发生」。

如此看来,我们此刻就在「史诗级、现象级的历史事件」中,发生的事值得载入史册,某种程度,也代表「战争以不同方式展现」,作为小民,不给大局添乱就是最好的战斗表现,请大家共体时艰,把「三月下旬至四月中旬」的大考考好(今年还有好几考呢),而且不需恐慌(我们在台湾ㄟ),也不要失去人性(为怕数字增加就把归国学子当病毒,就是失去人性),我们要一起面对这场疫情,继续维持台湾最值得骄傲的防疫体系,只有继续小心驾驶,体系不崩溃,才能继续尊严、优雅地活下去。

通过admin

手机两步认证被破

Android 病毒轻易盗取银行数据

在 ThreatFabric 的报告指出,远程访问特洛伊木马( Cerberus )是在去年 6 月底首次发现的,它取代了 Anubis 木马,并逐渐成为一种主要的恶意软件服务产品。此外 Cerberus 在 2020 年 1 月中旬进行了更新,新版本引入了从 Google Authenticator 窃取 2FA 以及设备屏幕锁定 PIN 码和滑动方式的功能,让用家的设备处于 0 防御的状态,这十分的危险。

当用家账户受到 2FA( 由 Google Authenticator 生成)保护时,恶意程序 Cerberus 仍可以通过 RAT 功能手动连接到用家设备,然后黑客将打开Authenticator 应用程序,生成一次性密码,截取这些代码的屏幕截图,然后盗取并访问该用家的账户,进行非法的操作。
安全团队表示:「启用窃取设备的屏幕锁定凭据( PIN 和锁定模式)的功能由一个简单的覆盖层提供支持,该覆盖层将要求受害者解锁设备。从 RAT 的实现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建立此屏幕锁定凭据盗窃是为了使参与者能够远程解锁设备,以便在受害者不使用设备时进行欺诈。这再次显示了罪犯创造成功所需的正确工具的创造力。」

抛开这个恶意软件不说,我们在日常的网络畅享中也要无时无刻的注意上网安全,不让自己的设备、财产和信息处于危险状态,养成良好的防护意识,不浏览不正规没安全认证过的网站,不下载不知名 App,才能减少自己的损失。

通过admin

爵士、尼克近期火力强看大

赛事编号:412

爵士vs尼克

比赛时间: 3/5 08:30

KS运彩分析师推荐:大分过盘(运彩盘预测:220.5)

爵士近期状况相当不错,抢下二连胜,近期进攻端的表现成为最大的亮点,阵中主将米契尔(Donovan Mitchell)近期手感相当火烫,一度连续四场得分超过三十分,也在他的带领下,近期爵士打出不错的进攻强度,本场面对尼克的烂防守,进攻表现值得期待。

尼克上一场爆冷击败火箭,打出非常高水平的进攻表现,可以说是把火箭的防守给打爆了,也在近期缔造连续两场120分以上的纪录,就算近期防守强度非常糟糕,还是能抢下二连胜,就可以知道近期火力有多猛了,本场面对近期防守强度比较弱的爵士,相当有机会保持不错的火力。

两队的进攻表现都相当不错,近期都是连续两场的120+分的表现,两队进攻效率高,节奏又快,加上两队近期的防守表现都不是太出色,对于大分来说显得相当有利,故KS推荐大分过盘。

ESPN消息,因为脚踝二级扭伤,活塞后卫罗斯(Derrick Rose)将至少缺阵两周。

罗斯是在跟国王的比赛中受伤的,赛后他一度没有穿保护靴在球队休息室走动。当时有观点认为,罗斯的伤并不严重。

根据此前雅虎记者Chris Haynes报导,多位消息人士透露,罗斯的右脚踝核磁共振的MRI检查结果为阴性,预计缺席数周,据悉他将开始接受治疗,两周后球队将对他的伤情进行复查。

多位消息人士透露,活塞目前正考虑让年轻球员们获得更多机会,以此提高选秀顺位。球队已经放弃德拉蒙德(Andre Drummond)和雷吉-杰克森(Reggie Jackson)等重要球员,31岁的罗斯还留在队中,他本赛季是活塞最重要的球员之一,场均18.1分5.6助攻。

活塞总教练卡西(Dwane Casey )在球队训练结束后接受采访,被问到罗斯是否会因伤赛季报销时,卡西回答:「我们会根据他具体感觉如何再做决定,我暂时还不会下定论。其实我也不知道罗斯如果在数周后复出后,在本赛季还能获得什么,所以我们现在还没做出决定是否让罗斯休战至本赛季结束。」

通过admin

流感对孕妇尤其危险

容易导致重症。至于新冠病毒是否对孕妇构成严重威胁,目前尚不清楚。

哪种病毒感染后会带来较严重症状?

根据CDC数据,截至2月22日,美国在当前流感季节至少有3200万个流感病例,住院治疗有31万例,死亡有1.8万例,今年儿童和年轻人的住院率则异常地高。

若无流感疫苗,势必将出现更多病例和死亡案例。多数流感患者两个礼拜内可痊愈,有些甚至几天内就痊愈。

相较之下,目前并无新冠病毒治疗药物或疫苗。

多数新冠病毒患者情况并不严重,只有一些人出现重症。根据中国迄今对患者所进行的最大规模研究,接受治疗的患者中,80%病患症状轻微,15%为重症,5%后来发展成病危状态。

感染新冠病毒的初期症状为发烧和咳嗽,与流感相似,若不进行病毒检测,很难分辨出来。此外,肺炎在冠状病毒患者中很常见,即便在症状较轻患者中也是如此。

专家认为,很多人可能根本没有症状,或症状轻微到没发现到已感染新冠病毒。由于未计入这些病例,因此目前无法知道真实的轻症与重症比例。

抗体测试或有助于确定轻症者与无症状确诊者的数量。

新冠病毒患者痊愈后是否能获免疫力?

病毒感染后通常会在人类血液中产生抗体来抵抗病毒,并防止再次感染。因此,假设新冠病毒患者痊愈后会获得免疫力是合理的,但免疫力将持续多久仍未知,因为其他引发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免疫力也会减弱。